首页 每日报道 金融资讯 查看内容

一个脱贫县的财富梦:辣条行业憧憬第二家上市公司|新经济地方志

2023-3-19 00:30| 发布者: 情歌谱成一曲思念| 查看: 378 |原作者: 情歌谱成一曲思念

摘要: 财联社3月18日讯(记者 李拥军 吴蔚玲 黄路)“辣条一哥”卫龙(9985.hk)去年底登陆资本市场,让一座脱贫刚满四年的湖南县城,陷入到集体兴奋中,一如劲仔食品(003000....
一个脱贫县的财富梦:辣条行业憧憬第二家上市公司|新经济地方志© Reuters. 一个脱贫县的财富梦:辣条行业憧憬第二家上市公司|新经济地方志

财联社3月18日讯(记者 李拥军 吴蔚玲 黄路)“辣条一哥”卫龙(9985.hk)去年底登陆资本市场,让一座脱贫刚满四年的湖南县城,陷入到集体兴奋中,一如劲仔食品(003000.SZ)三年前上市时带来的振奋那样。

平江县,长沙东北100余公里,全国三分之一的辣条产自这里。如果把平江人走出去创立的企业,例如卫龙,也算进去,全国九成辣条企业都是平江籍。

一座名副其实的“辣条之乡”,连空气里都泛着辣味。这里有产业集群奠定的江湖地位,有行业一哥上市带来的欢欣鼓舞——谁会成为辣条行业的第二家上市公司?“千亿休闲食品之都”的愿景何时成真?是平江当下的热门话题。

但在溢于言表的兴奋之余,4125平方公里县城的空气里,也有隐约的不安和焦虑。

2019年两家平江辣条企业因违规生产、卫生脏乱被央视3·15晚会点名,即便多年后,镜头中的乱像已获整改,当地企业仍心存余悸。

焦虑的另一个问题,也许更有急迫的现实意义——辣条,这款能够让口腔快速产生焦灼感的“网红”零食,是否还能一如既往俘获年轻消费者的心?

2022年,辣条行业为应对原材料和营销成本上升掀起涨价潮,继而引发销量下滑,“年轻人不爱吃辣条了吗"的话题一度冲上微博热搜。

如果涨价一块钱,就能夺走年轻人对一包“辣条”的爱,那么平江的辣条企业们又有何理由不未雨绸缪?

就像当地层峦叠嶂的丘陵地貌,辣条产业的发展有起有伏。对行业第二家上市公司的憧憬,对打开经济成长空间的执着,寄托着平江的财富梦,也是这个脱贫刚满四年的“网红”县,奋力改写命运的再一次寻路。

千亿,一个“小目标” “近三年,我们销售复合增长率112%”, 在“麻辣王子”平江工厂,公司相关负责人李满良向财联社记者介绍,尽管存在这样那样的挑战,但销售业绩比想象中好,超出预期。

这也是辣条龙头企业的普遍感受,随着今年开春以来,消费市场显著复苏,这些企业变得更加自信。

辣条元老企业“湖南旺辉食品”今年计划“大步走”。公司董事长徐望辉对财联社记者说:“我们目前(规模)有3个亿左右,今年定的计划最起码要增长45%,生产部、营销部等部门都签订了责任状,很有信心。”

作为平江县休闲食品的后起之秀,主打酱干的“原本记忆”也在“踩油门”。公司董事长缪宏表示,公司已经定下了三年战略目标,“去年是1个亿,今年是1.5个亿,明年是2.4个亿。其中,今年线上渠道是6000万的目标,争取冲一个亿。”

“2022年平江休闲食品的产值是349亿元,十年之内要达到千亿产值!” 平江县休闲食品产业联合会秘书长童湘平告诉财联社记者。

十年要实现三倍的增长,童湘平湘味十足的口音,让这个宏大的目标听上去格外豪迈。尤其考虑到,平江县自1986年被国务院列为第一批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2019年3月才刚刚脱贫摘帽。

这个脱贫县的千亿之梦,要如何实现?

走出阴影 1998年,平江三位青年邱平江、李猛能、钟庆元苦于特大洪水后黄豆减产,平江传统食品酱干生产难以为继,决定用面粉代替黄豆——“辣条”就此诞生。

辣条,从被年轻人追捧,走红网络,成为国民零食;到被央视“315”晚会点名,遭遇危机;再到行业企业整改升级,走出低谷,重获生机。这一路,跌宕起伏。

2019年央视“315”晚会对两家平江辣条企业违规生产、卫生脏乱的曝光,是整个行业的一个转折点。曝光让行业出清,让一众品质意识更强的龙头企业获得领先身位,比如休闲食品行业最早设立GMP级车间的“麻辣王子”。

“麻辣王子”创始人张玉东对财联社记者回忆,2013年他在参加一次会议后,下定决心要对辣条进行升级,“要让辣条有温度,要为辣条赢得尊严”。麻辣王子从此提出了“四减三加”,即“减油、减盐、减糖、减添加剂,以增加产品营养、健康的属性,”希望让产品接近纯天然。”

“原本记忆”的缪宏表示,当行业竞品保质期多数在6个月以上的情况下,“原本记忆”尝试将保质期缩短至45天,不主动添加防腐剂,以此保证产品口感和新鲜度。

但品质和口感的提升,也还不够,如何从生产流程和生产工艺上做出优化,更加考验功夫。

在平江高新技术产业园区,休闲食品领域的旗舰企业——劲仔食品投资了一座智慧工厂,尝试以生产工艺升级和流程优化,压降成本,提升效率。这座智慧工厂的自动化包装线上,一排机器一分钟可以完成97小袋零食的包装,将原本140多人的工作量压缩到只需20名工人。

更加严格的监管和大规模的工艺升级,是平江辣条挽回声誉、证明自己必须要做的事。童湘平介绍,315事件之后,平江县政府采取了一手监管、一手扶持的政策,边规范边培育,2020年到2022年,平江辣条企业从127家减少到了111家。

平江休闲食品产业联合会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全县90%以上会员企业已经完成洁净车间改造,安装了生产车间监控,并对从业人员生产行为进一步规范。其中,麻辣王子、旺辉食品、永和食品车间洁净度达到10万级标准,双仔、俊俊食品等80多家辣条企业车间达30万级。

但这些还不够,要改变人们对于辣条“不健康”的刻板印象,是一项需要投入更多时间、金钱和耐心的任务。

成本端控制住了,销售端的发力就显得尤为重要。为了揭掉附着于辣条身上“低端、不上台面”的负面标签,麻辣王子试图在消费场景上,做出打破陈规的新颖之举——让辣条上婚宴!

2022年8月,麻辣王子发起“100场麻辣婚礼计划”,宣布给结婚的新人随份子,在婚礼的零食区和餐桌上摆放麻辣王子辣条。

效果似乎还不错。“从去年10月份国庆节,到去年年底,原计划是做100场(婚礼),实际我们做了500多场,远远超出了预期。” 张玉东说。

在通往平江的高速公路上 ,平江人已经将原本遮遮掩掩的中国“面筋之乡”广告语,大大方方的换成了“辣条之乡。”

涨价的两难 如果说辣条市场有什么隐形天花板,那可能是层出不穷的零食竞品,让年轻人的口味厌旧喜新,但更可能是,价格上涨引发的“蝴蝶效应”,让这个行业陷入到利润与销量难以兼得的两难困境。

去年,卫龙曾先后两轮对部分产品出厂价和建议零售价做出上调。麻辣王子也将110g袋装辣条从6元/包涨价到7元/包、550g盒装辣条从24.9元/盒涨价到29.9元/盒。动辄十几元甚至几十元的价格,让那些经历过辣条“5毛时代”的消费者深感无力吐槽。

辣条涨价的背后原因有两点:一是原料上涨,二是营销成本上涨。前者是被动应对,后者则是主动为之。营销成本上涨,反映出这个行业正在疯狂的“卷”起来——要想把量卖上去,就得“烧钱”玩营销。

放在整个行业背景下观察,也许更有意义。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 2021年中国辣味休闲食品行业的零售额为1729亿元,2016至2021年年复合增长率为 8.7%。这反映出,辣味休闲食品并非高增长行业,而辣条更只是其中的一个细分领域。

光大证券的研究报告指出,2022 年卫龙两次提价,对其产品销量影响显著,预计22年卫龙的辣条销量会出现12%的下滑,除非消费者逐渐接受新的价格体系,辣条的销量才会重回增长轨道。

所以,辣条未来的想象空间还有多大?这是所有关心这个行业的人,难免发出的追问。

不过,张玉东似乎没有那么担心。“要提升品质,就不能害怕涨价”,张玉东介绍,麻辣王子去年4月15日官宣涨价后,80%的消费者反馈表示理解和支持。产品销量虽有短暂回落,但到当年7月,销量已同比增长10%。

张玉东把去年辣条淡季涨价成功,视为“消费升级”的标志性事件,“这说明消费者对品质有更高要求。”

停不下来的脚步 “辣条不是平江的全部”,“平江的未来不局限在辣条”,这样的回答,正在平江被越来越多人提到。童湘平介绍,平江县不仅是“中国辣条之乡”,还是“全国食品工业强县”、“中国(平江)休闲食品文化节永久主办地”。

事实上,除了辣条,平江县上千个生产主体已经覆盖粮食加工、肉制品、糕点、蔬菜制品、调味品、炒货及坚果制品等若干细分领域。特别是劲仔食品领衔的平江鱼类零食休闲小鱼销售,2022年突破20亿包,销售稳居行业第一。

童湘平说,平江有做食品的传统,平江酱干三百多年前就是皇家贡品。平江也有优越的地理条件,山清水秀,青山挺立,汨罗江蜿蜒一百多公里流经全境,又处在湘鄂赣三省交界,与长沙、岳阳、武汉都只有一、二百公里路。百万人口大县,人力资源丰富。物产丰富,用于食品加工原料的茶油、辣椒、黄豆,不少产在这少污染之地。

劲仔食品董事长、平江县休闲食品联合会会长周劲松告诉财联社记者,薪火相传的创业精神,是平江开辟未来最宝贵的资源,“平江食品创业者遍布国内外,规模在20万人以上,年龄跨度从50后到00后,后继者众,兴旺绵延。虽然平江食品业发展不是一帆风顺的,是不断摸索、不断创新的结果,但每经历一次危机,就看到一次转型升级的契机。”

平江县政府食品产业发展顾问委员会专家、北京鉴峰冷门咨询公司总经理韦鉴峰谈及平江的未来时认为,平江需要以企业为主体,以政府为依托,发挥辣条的发源地优势,集中资源去开疆辟土。

在平江高新区伍市工业园,各大休闲食品企业车间集聚,高新区党工委书籍罗江伯告诉财联社记者,管委会充分挖掘平江优势,目前园区将休闲食品作为第一大产业来打造,开展“引老乡、回故乡、建家乡”活动的同时,也在把一些好的企业引进来。

据罗江伯介绍,2023年2月27日,白象食品平江生产基地开工建设,占地面积约224亩,建成投产后实现年产值30亿元。截至2022年7月底,已有21家县内外企业申请入园在平江投资,投资规模100多亿。

与此同时,平江县政府与武汉轻工大学、江南大学、湖南农业大学分别签订食品产业发展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也在为企业研发创新提供技术支持。此外,融资方面,县政府出台《平江县普惠金融风险补偿基金》,全县银信普门支持休闲食品产业贷款达到10多亿元。

在今年1月的湖南“两会”上,湖南省人大代表、平江县长彭方建介绍,平江县面筋制品、豆制品、鱼制品等在生产技术上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全县20余万人参与到休闲食品产业的上下游各个环节,通过薪酬工资、产业收入等带动群众年增收超80亿元。现在,平江的辣条、风味鱼、酱干等休闲食品除了在国内市场畅销,在国际上也很受欢迎,目前已远销40多个国家和地区。

在彭方建提交大会的《关于请求关心支持平江打造“休闲食品产业之都”的建议》中,他希望省里能够支持洞庭实验室在平江设立洞庭实验室平江休闲食品创制中心,同时支持平江参与辣条等休闲食品国家标准的制订和修订。多搞研发、多参与标准的制定,提升现有企业自身发展,同时也能引进更多的企业落户到园区。

彭方建说,平江在十四五末,将奋力跻身全省县域经济十强。

平江的企业家们则告诉财联社记者,辣条行业迎来第二家上市公司是早晚的事,平江休闲食品千亿产值的目标也一定能实现,这里有追求财富的梦想,有薪火相传的创业精神,脱贫刚满四年的平江,不会停下脚步。

(编辑 刘琰)

分享至:
| 收藏

Archiver|小黑屋|菲柬无忧网

GMT+8, 2024-3-5 09:26 , Processed in 0.013017 second(s), 17 queries .

© 2013-2021